象山“红美人”还能红多久?

位置:首页| 象山资讯 2022-12-04 255

摘要:           北京、上海、三亚、深圳……最近这一个多月,象山“橘林人家”农场员工忙得够呛,单盒180元的精品象山“红美人”柑橘,源源不断地发往全国。       “卖得不错,自家果园的加上收购来的,目前已经卖了三四万盒。”该农场一位负责人说。       2001年,中国第一棵“红美人”柑橘树...

象山“红美人”还能红多久?

   
 
    北京、上海、三亚、深圳……最近这一个多月,象山“橘林人家”农场员工忙得够呛,单盒180元的精品象山“红美人”柑橘,源源不断地发往全国。
 
    “卖得不错,自家果园的加上收购来的,目前已经卖了三四万盒。”该农场一位负责人说。
 
    2001年,中国第一棵“红美人”柑橘树落户象山县晓塘乡。经过20余年的精心培育,象山“红美人”种植技术日渐成熟,连续多年卖出“天价”,成为村民的“致富果”,并被列入全国名特优农产品目录。
 
    不过,持续“走红”10多年以后,象山“红美人”也面临成长的烦恼,随着各地引种越来越多,“红美人”遍地开花,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。
 
    象山“红美人”如何才能屹立不倒?还能红多久?下一个“美人”又是谁?
 
    
 
    
 
    “红美人” 炙手可热
 
    
 
    
 
    “几天前就卖完了,一个也没有了。”
 
    1月5日,象山县涂茨镇黄沙村,记者走进村民章国枢家的“红美人”果园时,几乎找不到一个橘子。
 
    章国枢家种了3亩“红美人”柑橘,从去年11月16日开卖,一个多月就卖完了,入账50万元。
 
    上过中国农业广播电视学校的章国枢是个老果农了,早在2004年,他就承包了50多亩地,开始种柑橘。“那时,一斤柑橘一元钱,最好的时候也就一元五角,50亩地一年只能卖20万元。”
 
    2017年,章国枢看上了“红美人”,拿出3亩地嫁接试种,将其他土地转包出去。“第二年挂果,3亩地就卖了30万元。”
 
    最近两年,章国枢家的“红美人”年年卖光,“都是回头客,不愁卖”,每年收入稳定在50万元。
 
    橘子卖得好,关键在于会种。“我们的精品果比例达到80%,个头大,甜度足。”章国枢自豪地说。
 
    在“中国柑橘之乡”象山,像章国枢这样转种“红美人”并实现致富的橘农有很多。作为中国第一棵“红美人”柑橘树的原产地,象山“红美人”因为柔嫩多汁、酸甜可口、外形美观,被人们誉为“橘中爱马仕”。
 
    据统计,自推广以来,象山“红美人”实现了“亩均超万美元”的高效益,成为橘农心目中的“黄金果”“致富果”,全县超过4000户橘农由此实现增收致富。
 
    象山县定塘镇橘农陈忠林曾是一个游戏机厅的小老板,后来种起柑橘,年收入仅5万元。从2016年起,他开始试种“红美人”,果园次年产值就达50万元,利润35万元。
 
    此后,经过逐步扩种,陈忠林的事业一次次迎来高峰。“2019年,14亩‘红美人’总产值210万元、净利润190万元。这两年因遭受冻害,产量略有下降,但每年的净利润也达到了150万元。”
 
    
 
    “红美人” 也有烦恼
 
    
 
    
 
    红遍全国的象山“红美人”也有自己的烦恼。
 
    前几天,问起“红美人”的销路,和章国枢同村的橘农朱恩位却毫无喜色,一连说了两个“不好”。
 
    朱恩位当过乡镇企业厂长、建筑公司经理,6年前,他和几名合伙人承包了60亩地,“跨界”种起了“红美人”。去年,果园增产,但果子不太好卖。
 
    “往年这个时候早卖完了,今年才卖了60%。现在,冷库里还有两三万斤,树上还挂着一万斤。”朱恩位说。
 
    销量不算好,价格也降了。“去年一斤25元,今年只有20元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全国各地都在种‘红美人’,四川、福建、江西等地种得挺多,虽然从整体品质来说,象山的比较好,但是‘红美人’一多,就没那么好卖了。”朱恩位坦言。
 
    数据显示,象山“红美人”引种扩繁以来,县内种植面积扩大到3.9万亩,浙江全省扩繁到10万亩,辐射全国达到了50万亩。
 
    “在抖音上,有些地方的‘红美人’每斤只卖五六元,对我们也有一定影响。”象山当地一名经销商表示。
 
    在朱恩位看来,“红美人”的市场形势变得有些微妙。“明年准备承包出去一半,我们只种30亩。”
 
    不少农户、经销商也感知到了市场的变化。象山县鹤浦镇小百丈村的朱根顺种了一亩地,共两个大棚的“红美人”,今年产量2000公斤,直到这几天才卖完。
 
    “以前,‘红美人’还没成熟,人家就来地头看,订金也早早打过来,今年不来了。”朱根顺的女儿说,“明年我家产量预计有3000多公斤,我有点发愁。”
 
    一些销售商也表示,以前只有少数大胆的橘农会主动压一点货,好在春节前后卖个高价。今年,被迫“压货”的多了,销售速度放慢了。
 
    “几年前,卖‘红美人’都不走商超,现在很多要走这条渠道,价格也低了不少。”象山县柑橘产业联盟定塘分联盟会长助理郭明艳说。
 
    
 
    
 
    “红美人” 十分娇气
 
    
 
    
 
    对于部分橘农表示“红美人”没那么好卖,象山县农业农村局技术人员徐阳分析:“连续疫情、其他产区以次充好,均有一定影响,但不是最根本的原因。”
 
    他认为,“红美人”的销售出现冰火两重天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,象山受去年1月冰冻灾害及夏秋季连续降雨影响,部分果园的“红美人”精品果比例降低了,有些橘农又舍不得降价销售,一时压在手里,没有上一年卖得快。
 
    据介绍,象山“红美人”历年产果情况很稳定,在最佳上市期,甜度13度以上、酸度0.8%以下的精品果一般超过80%,而今年部分果园的精品果率却“倒过来了”。
 
    “这只是多种自然因素导致的偶发现象,并非品种本身有什么问题。”徐阳说。在他看来,“红美人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象山柑橘的主力品种,和赣南脐橙、临海蜜橘等品牌一样,会一直红下去。
 
    这并非感性判断,而是象山“红美人”优越的品种特性决定的。
 
    徐阳表示,“红美人”产量高、品质好、稳定性强。“不像有些柑橘,容易裂果,产量还有大小年之分,不稳定,不适合大面积种植。”
 
    不仅如此,“红美人”成熟期早,销售期也长。设施种植的“红美人”,一般情况下11月上旬就成熟了,可以卖到次年一二月份,作为这段时间柑橘的主打产品,具有很强的竞争力。
 
    不过,“红美人”虽然优点多、价值高,但也是出了名的“难伺候”。
 
    徐阳说,由于“红美人”种植属于精细农业,劳动密集,技术门槛高,建议工商资本不要大规模投入种植,相反“小而精”的种植模式最为理想。象山“红美人”走的是中高端路线,品质至关重要。今后,随着“红美人”产量的不断增长,“优质果供不应求,劣质果滞销难卖”将成为普遍现象。今年价格的差异和波动,客观上能引导农户走精细化种植之路,重视柑橘的外观与内在品质。
 
    橘农章国枢就深谙此道,即便是“红美人”大卖,他也不打算扩大种植面积。他表示,种植“红美人”技术要求高,一年到头需要管理,“规模太大种不好”。
 
    
 
    “红美人” 并不孤单
 
    
 
    
 
    “红美人”虽“火”,但是象山没有停止寻找下一个“美人”的脚步。
 
    毕竟,一个新品种,品质和效益越好,往往引种也越快,遍地开花后,效益下降是必然趋势。
 
    “想藏也藏不住,这是市场规律。”当地一位农技专家说。
 
    如何应对?象山其实早已未雨绸缪。该县着力打造全国一流的柑橘研究机构,主攻品种筛选、杂交育种、脱毒种苗等国内柑橘产业核心领域。目前,象山已建成市级柑橘种质资源库1个,收集保存国内外现有种质资源300个,育有杂交后代单株8000株。
 
    一个县能保存选育这么多种质资源,国内唯一的“柑橘院士”邓秀新也忍不住称赞。他认为,象山柑橘已经远远领先于国内市场,而难以被竞争者超越。
 
    去年1月,象山一口气发布了特性各异、品质优良的“橙美人”“黄美人”“绿美人”“紫美人”等“美人”系列柑橘新产品,引发大量关注。
 
    不过,“美人”虽多,但“红美人”的“首席”地位无人能撼动。
 
    在象山县涂茨镇龙石果园内,各色“美人”不少,加上其他柑橘品种,总共有100多种。但负责人胡亚月表示,目前市场上“红美人”仍是最受认可的品种,其他正在试种的柑橘品种只是作为补充。
 
    “和‘红美人’同期的,暂时不会再推新品种。”徐阳也表示。不过,在“红美人”之外,农技部门会在“一早一迟”两个时段,推出完全不同的新品,错时错位发展,弥补“红美人”上市期外的缺口。
 
    目前,一种被命名为“E46”的早熟新品已经挂果观察3年了,囊衣很薄,味道很好。“这两年的试种表现良好,明年将初步推广。”徐阳告诉记者。
 
    另一种“E43号”的新品,作为迟熟品种,已经推广两三年,试种面积超100亩。“这个品种2月底3月初成熟,甜度在15度以上,最高20度,皮也很好剥。刚好可以填补春节后市场的空档,和沃柑、春见同场竞争。”徐阳说。
 
    
 
    记者 成良田

相关推荐
正在加载评论...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